火狐电竞app下载首页

400-123-4567

新闻中心 分类
「先辈」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上海籍志愿军女兵来源:火狐电竞app下载官方版 作者:火狐电竞app下载首页 发布日期:2022-07-20 02:30:57 浏览次数:1

  伊拉(上海话“她们”)用柔弱双肩扛起钢枪,用鲜血和生命,谱写最美的英雄乐章。

  1950年11月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入朝,参军,两次被评为军里的一等功臣,参加了军的英模大会,荣膺“巾帼英雄”称誉。

  1950年冬,上海掀起抗美援朝报名热潮,上海纺织系统周守玉第一个写血书报名,带动了系统许多女工积极响应,批准了周守玉为首的18名女工参加。

  周守玉有关节病,部队首长要将她们留在后方做后勤工作,周守玉坚决要求上前线。首长很感动,批准了她们的要求,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26军政治部政工队。

  1951年,一进入朝鲜就经历了残酷的二次战役考验。接着进入冰天雪地的冬天,零下20-30度,白天美机轰炸,部队只能夜间行动。

  周守玉23岁,是老大姐,处处带头,带着政治鼓动组赶到部队前面,登上山岭为部队唱歌,说自己编的快板,鼓得战士们斗志昂扬。

  第三次战役打响,军里下令将18个女政工队员编为救护队,上前线运送弹药、救护伤员。在周守玉带领下,背(抬)伤员设立救护所,为伤员洗伤口、敷药、包扎,18个女队员都成了护理员,做得井井有条。

  一次,在抢救一个重伤员时,尿道堵塞,危及生命,在缺乏医疗器具的情况下,周守玉毫不犹豫俯身用口将重伤员的尿吸出。

  1930年1月生,上海人,1948年至1951年2月就读于上海沪江大学,1951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1年2月至八月,在志愿军第九兵团情报处任英文翻译,1951年9月至12月在第九兵团俘管团英文翻译,1952年1月调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情报科任英文翻译。

  当朝鲜战争爆发时她正在上海沪江大学读书,志愿军入朝作战后,战地急需英文翻译。

  1951年2月,由宋时轮任司令员兼政委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专门派人到上海,急征一名英文翻译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

  3月15日,她随部队乘坐闷罐车从丹东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不断受到敌机轰炸和扫射,经过一番艰辛到达第九兵团驻地,被分配到兵团司令部情报处。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反击战役打响之后,兵团司令员要亲自审讯俘虏,宋宝华第一次担任审俘工作的翻译。

  宋司令员问了俘虏的姓名、年龄军衔和家庭状况等,他都一一做了回答。当问到他的部队番号和作战任务时,他竟然傲慢地说:“按照日内瓦公约,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

  “当了俘虏还有什么好神气的,说什么按照日内瓦公约,那你们到朝鲜来乱扔炸弹,把人家好好的村庄烧成一片焦土,滥杀手无寸土的妇女儿童,是按照日内瓦公约的哪一条啊!”

  宋司令员又严肃地向战俘交代我军的宽待战俘政策,只要不对抗我军,坦白交代,还可在战俘营向他家人写信报平安。

  宋宝华如实翻译给战俘听,他受到感动,坦白交代了他和他所在部队的有关情况。审俘工作顺利完成,宋宝华的翻译工作得到宋司令员的肯定。

  1953年5月,成立“志司” 情报处,她的主要工作是收听美英等国对外英语广播,所使用的工具仅是一台极其普通的收音机,收听的电台,包括美国的“”, 英国的“BBC”等台。

  1952年10月12日前后,宋宝华从“远东广播电台”收到一则消息,大意是说:联合国军将发动一次“强大的攻势”,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进行最后的“摊牌”,此战将会“扭转当前的战局”,迫使中朝方面不能不按照联合国军方面的意愿,达成停战协议。

  情报处处长十分重视这条新闻,亲自找到宋宝华,把原始记录逐句地核实,上报志愿军首长。

  果然,1952年10月12日、13日,“联合国军”对上甘岭地区的两个山头进行了持续两天的火力突击。最终上甘岭战役以我军的胜利而告结束,宋宝华在监听的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

  宋宝华业绩出色,分别于1953年10月、1955年3月共三次立三等功,1955年获志愿军司令部嘉奖。

  宋宝华1956年12月从朝鲜回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任参谋,作了大量秘密工作。

  宋宝华在我军军事情报部门从事情报与军事外交工作35年,不论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还是和平年代的外交环境,她始终恪尽职守,1985年总参情报部发给她荣誉证。

  1991年退休后,又参与军事谊文出版社任编辑,从事文学工作。她退而不休,从事翻译和写作。主要著作有:《军事百科全书》国际军事约章中相关内容;翻译《玩火的女谍》、《艾柯卡隐秘》、《国会山丑闻》、《非洲之旅》等;撰写《世界各国知识丛书》等。

  1935年生,上海人。1951年3月入伍,1951年初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入朝。

  1950年11月,正是朝鲜冬天极度寒冷的时候,我随治疗队进入朝鲜,气温在摄氏三、四十度,而部队匆匆忙忙入朝,衣装准备不足,战士成批冻伤。

  我虽然年纪很小,但我不忍看见伤员的痛苦,我多次脱下贴身的毛衣、卫生衫给冻伤病员包脚,并用自己的体温去焐热他们的伤患处,得到了领导和伤病员的表扬,我连着获得两次光荣证。

  除了冰天雪地中艰苦卓绝的行军,背粮等军旅生活,我们还经常受到敌机空袭,生命随时受到威胁。

  1951年初,我们医疗队奉命回齐齐哈尔接新兵,返回朝鲜途径一个小城市准备安顿下来吃午饭时,朝鲜老百姓牵着一头大牛在街上经过,被敌机发现目标,就用机枪对准我们扫射。正在为我们烧饭的司务长不幸中弹身亡,边上的一位同志被炸断双腿,这次医疗队总共死伤了十几位同志。

  我跟着班长跑得快,才得以幸免,但在时隔不久的另一次敌机轰炸中,我在跳窗时扭伤了双脚,造成了很长时间的行军、生活的困难。

  第五次战役叫穿心战,前方部队一直打到南朝鲜的汉江,因为战线拉的太长粮食弹药供应不上,于是我们奉命掉头北撤,我们从前方的后方顿时变成了真正的前方。

  我们冒着上空呼啸而过的敌机骚扰,坚持昼夜不停的加速被撤,一面沿途搜索美军留下的食品,其间不少同志因伤不幸被敌人俘虏。

  我们则带着一百多名伤员排着队伍走,不让一个人掉队,在上空“安静”时,我主动为大家说快板、唱革命歌曲,鼓舞士气,一听到枪声或飞机声,就马上分班左右卧倒。

  有一次我卧倒在一个大草包上,等飞机一过,爬起来一看,竟是卧倒在一名血肉模糊的牺牲的战友身上,我心里恐慌又伤心,连蹦带跳的大哭了一场。

  朝鲜的战地生活是艰苦的,并不时有牺牲的可能,但我们的精神生活是充实的,因为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1935年12月生,上海人。1950年2月参加9兵团20军教导团,1951年初随所在部队入朝,1953年调入第20军文化速成学校任数学教员,荣立三等功。

  1951年初春,我入朝参战,当时只有17岁,在硝烟弥漫的异国战场上,我们不仅夜行军,跋山涉水,忍冻挨饿历尽长途行军的艰辛,还不时的要经受战火和生死的考验。

  有一次,在经过一整夜将近80里的行军后,拂晓时分我们到达了宿营地平壤市郊。

  平壤已是一片焦土,我们找到几处未被全部炸毁的房子安顿下来,中队领导在嘱咐我们“注意防空,注意安全”后,就急着去大队部开会去了。

  大家刚解开背包准备休息,突然听到一阵敌机的轰鸣声,接着就开始了轮番轰炸。

  分队长立即带领各小队上山防空,而我主动要求留在山下住房,一所被炸得门窗全无的邮电局里联络队领导。

  战友们上山不久,一颗炸弹扔在邮电局空地上炸开了,邮电局顿时湮没在火海之中。

  在山上防空洞的我的同一个班的战友杨月仙见此情景,认为独自在山下的我不是受伤就是牺牲了,她急得一面哭一面趁着轰炸间隙不顾安危地奔下山来找我,见到我安全无恙只是落了满身尘土时,她才破涕为笑。

  在这次敌机组队轰炸,四架一组,隔几分钟一次,主要目标是山前铁路上的一列为前线运送物资的火车。

  我们从山上看下去,只见铁路被炸断,火车被炸毁,在熊熊燃烧的列车旁有不少战士在抢救物资,并不时有人负伤倒下。

  看在眼里我们怒火中烧,激情涌动,在队领导的鼓励下,我们不少人带着急救包冲向轰炸地点去抢救伤员,其间我冒死为一名腿伤的轻伤员包扎好伤口,把一名倒在血泊中的重伤员在司务长的帮助下一起送到安全地点,等担架来抬送。

  1929年3月生,上海人。1950年3月入伍,1951年初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入朝。

  1951年2月底,在咸南地区五老里执行的演出任务,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那时我20军与友军在第二次战役中,将美军陆战第一师打得溃不成军,取得胜利。正当我们欢呼胜利时,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我们文工团分成两批,一批慰劳战友和答谢朝鲜群众准备演出节目,一批随九兵团团部部参加打扫战场。

  掩埋牺牲战友的同志回来向我们讲述了他们执行任务中看到的情景:在杨根思牺牲的山坡上,整个山坡被打得到处弹痕累累,牺牲的同志血肉模糊,尸体不全,根本无法辨认。战斗英雄杨根思的遗体是从其上衣口袋的符号上才得知而确认的。

  听着他们的讲述,我们这群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和姑娘们禁不住泪流满面,此情此景,更加坚定了我们保家卫国的信心和决心。从那以后,我们文工队加倍努力,深入基层配合作战需要,用文艺形式鼓舞士气。

  我们白天参加修路,晚间排练,并经常到工地、防空洞演出,常常演的精疲力尽,从中我得到了很大的锻炼。

  1934年生,上海人。1950年3月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教导团学员,

  1950年11月至1951年1月,在江苏省嘉定县参加土改工作队(部队派遣)

  1951年8月至1952年9月,解放军23军69师司令部办公室文印室打字员,

  1952年9月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三军入朝,任69师司令部保密室文印员。

  1952年9月5日深夜,我随部队从我国东北的丹东出发,快速跨过中朝边界的鸭绿江大桥,进入朝鲜战场。那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经历极其残酷的战争的洗礼,更是我直接参与保家卫国战斗的神圣时刻。

  我们赴朝参战时,战争已进行了一年多。以美帝为首的侵略者一度把战火烧到了家门口。安东这时也已经实行灯火管制了,整个城市一片漆黑。

  我们在漆黑的夜里疾行,每人都负重十五斤以上的装备,其中有、手榴弹铁锹、工作用品及干粮。

  我当时的主要工作是打字员,随部队司令部行动,主要任务是把每天的战况、敌情、各种命令、情况通报,快速打出文字,还要在钢板上刻蜡纸,在黑暗中油印下发。

  入朝前,司令部原来配备十多名文职人员,为了精干起见,我被抽调出来随参战部队入朝,单独完成所有的文字打印工作。

  急行军是日夜兼程,我的工作也是分秒必争。几乎没有休息的间隙。吃的主要是压缩饼干,那东西太干,在缺水的情况下难以下咽,有时排泄也很困难。那时候,为了抢夺战机,忍饥挨饿是常态。

  印象中,当时的朝鲜已是满目焦土到处是弹坑和燃烧的建筑,残缺的尸体和血腥的断肢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焦煳难闻的腥味。

  这一切反而更加激发起我们保家卫国的决心和豪情,因为身后就是我们新生的共和国。

  一百年多来,中国人民饱受外来帝国主义的欺凌和奴役。在中国的领导下,我们经过二十八年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成立了新中国,怎能容忍侵略者再次把苦难强加到我们头上!虽然行军中不能发出声响,但我相信此时此刻,每一位战士都在心中放声高唱着那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急行军的目的地是乾子里,那是在“三八线”附近。期间还要越过两条江:大同江、清川江。

  就这样,我们一路拼命冲刺,一路躲避敌机轰炸,长驱一千三百多里险途,仅仅用了二十二天便赶到了乾子里,顺利完成了与20军的换防任务。

  其间,没有任何休息。有时队伍行进在陡峭险峻的山路上,脚边就是悬崖峭壁这时如果有谁极度疲劳,稍稍打个盹,就有可能葬身山涧。这种非战斗减员的事故也时有发生,可见当时的环境恶劣到何种程度。

  战争中,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做视死如归。死亡、牺牲在当时可以说是极其寻常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何时何地死神会降临到谁的头上。

  朝鲜战争在当时已经是非常现代化的战争了,前线和后方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即便在后方,也是十分危险的。

  事实上,自我部队入朝以来,志愿军就天天被敌机追踪。有时敌机的炸点是十分精准的。

  后来我们明白了,是地面的特务把我们的行踪报告给了敌人。有时敌人的夜航机向我们喊话,他们甚至连我们部队的番号都知道。

  我们驻地附近的山头上经常可以看到各种信号弹像流星一样划过天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处境就愈加危险了。

  平时,我们在驻地都构筑了防空洞,除此之外,我们也在各自的工作岗位边上挖好防空掩体。

  一来是紧急情况下可以应急,二来也是便于在敌机离开后迅速投人工作。尽管这样,悲剧还是时有发生。

  我们被分在第二批,可当我们还没到达演出现场时,敌机就突然冲了过来紧跟着就是一阵狂轰滥炸。

  事后我们得悉,这场空袭中,我们部队有十六名战士牺牲。沿途我看见不少被炸掉的断肢和残缺不全的尸体我知道那些都是牺牲的战友。

  当天我们就换了个地方重新建起工作场所。就这样,敌人炸、我们造,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要战斗到底,直至最后的胜利。

  在我的记忆中,有两位战友虽然永远长眠在异国他乡,但直到今天,他们依然如生前那样真切地活在我心中。

  一位是侦察参谋吴达战友。一天,他对我说,天冷了,他身上穿着的还是出国时带来的南方的薄衣,想托我给他织一件毛衣。我欣然应允。

  领导神态凝重地告诉我:他回不来了,牺牲了。我们要把吴达的遗物一并寄给他的家人,包括这件毛衣。

  原来吴达两天前在执行侦察任务时被流弹击中牺牲了。一个20多岁的年轻生命就这样悄悄地离我们而去,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留下。

  我在给部队运粮时,被马车压伤了腿,小胖天天负责照料我,每天按时换药、检查伤情,无微不至的护理我。

  有一次,小胖给部队运粮时,因为过于劳累,在运粮车上睏得不行,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结果行进在山路上的车子一颠,将他甩下了悬崖,就这样小胖也离我们而去。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不仅是人类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更是中国人民以弱胜强,靠爱国精神,惊人意志战胜世界强敌的历史见证,我想告诉人们的是: